栏目导航

泡沫盒子里的包子

作者:谭闫妮 来源:网络整理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20年05月09日

  (泰兴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 顾春娟)每次值完夜班,走出急诊大门,总会不经意地看下门旁,总会想起那个雪地上怀揣着泡沫盒站在门口而略带腼腆的孩子……

  那晚轮到我值班,窗外,北风一阵紧似一阵,无情地卷起地上的枯叶、纸屑,狠狠地抛向灰黄的天空,看来一场大雪在所难免了。时针渐渐指向10点,整个输液室里空无一人,想想也是,要不是特殊情况,谁会为小病小痛,冒着这么恶劣的天气而来呢。

  “医生,能帮我挂一下水吗?”一个脸冻得通红略显疲惫的男孩,站在输液室门前怯生生地看着我。

  “身体怎么了?”我和声询问道。

  “感冒了。”

  “这么晚了,怎么还是一个人?”正疑惑间,突然想到前几天同事们议论:这几天每晚总有一个学生在这儿通宵挂水。

  我接过病历一看,原来是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病人,怪不得四瓶水要挂一个晚上。

  “这么冷的天,怎么到现在才过来?你家长呢?”我让他先坐下来,边和药边询问。

  “我住宿在学校,刚上好晚自习,白天来,课程就要拉下了。”

   “那怎么没让个同学跟你一起来?”

  “他们要来的,我没肯,大家学习都比较紧张,如果晚上让他们来了,明天的课肯定要受影响。”

  还真是个细心懂事的孩子,我心中暗暗赞许。也许身体的多难,承受别人照料的同时,也使他更多的懂得了理解他人,关心他人。

  外面开始飘起雪花,我把输液室的空调打开,让他平躺在椅子上,尽量放慢水滴,并提醒他如有不适或换水一定要按铃。

  雪花在空中飞舞,将室内室外很快连成一片洁白。坐在值班室,一边看书,一边等着铃声响起。呼呼的北风从窗缝透进,虽开着空调,仍让人感受到这雪夜的丝丝清冷。

  “输液室现在怎样?这孩子一个人挂水也一定很冷吧?”我赶紧放下书向输液室走去。透过玻璃门,只见那孩子已经躺在椅子上睡着了。“白天那么多的课程,晚上到10点,所有的事情都一个人扛着,怎能不累呢?”我跑到值班宿舍,抱来一床棉被,轻轻推开门,将被子盖上,又拿来一个热水袋,轻轻地放到他早已冰凉的手下。

  外面雪花越下越大,看着即将结束的第一瓶水,原想让他按铃换水是不可能的了,再说如果他翻动身子,被子、热水袋掉了,又该怎么办呢?我走回值班室,把书拿来,坐在他的旁边。这孩子,晚上吊水,白天还要上课,没人照料也真是难为他了。

  外面渐渐天亮。我推醒孩子,准备拔针。

  “哎呀,几点了?医生,我忘记按铃换水了。”孩子一脸焦急。

   “没事,所有的水都挂好了,你可以去上学了。”

  孩子看着身上的被子,手下的热水袋,再看看我,似乎明白了一切。嘴里不停念着:谢谢!谢谢!

  我填好交接班记录,收好东西,准备下班回家。刚走出急诊大门,只见那个孩子已经站在门口,怀里揣着一个泡沫盒。“医生,昨晚要不是您……”

  “傻孩子,就是其他人,也是这样,快去上学吧。”我说。

   “你就像我母亲一样,……真是谢谢你了!……您还没有吃早饭吧,你也很累,我……我给您带了点早饭!”孩子带着腼腆,语无伦次地边说边从怀里拿出一个泡沫盒。

   “傻孩子,快收起来,还在下雪呢,听话,去上学吧。”

  “我,我真不知道怎样感谢您!我……我……”说着,把盒子往我手上一塞,转身消失在漫漫飞雪中。

  我打开盒子,飞舞的雪花中,两只包子还在冒着热气……

(编辑:admin)